中国企业公民服务网 - 最权威的企业社会责任建设平台,企业公民logo

中国社会工作联合会企业公民委员会|企业公民发展基金

中文版   |   English
当前位置: 主页 > 理论研究 > 企业公民著作 >

企业公民著作

中国企业社会责任这十年

时间:2011-01-14 11:09来源:管理学家 作者:陈宏辉 点击:
------分隔线----------------------------

  站在21世纪开元十年的节点上,回首过去十年间中国企业社会责任发展的历程,梳理在企业社会责任舞台上留下印记的人和事,着实令人感慨,唏嘘嗟叹。
 

  从中国企业社会责任(CSR)发展的视角来看,我们可以将过去十年大体上划分为三个阶段:起步阶段(2001年~2004年)、徘徊阶段(2005年~2007年)、喷发阶段(2008年~2010年)。这三个阶段各有其特点,多方力量共同演绎,中国企业社会责任的发展展现出一幅跌宕起伏的画卷。

 

  起步阶段:2001年~2004年

  自步入21世纪开始,企业社会责任就逐渐演变成了中国社会的一个热门话题,受到政府、企业、媒体、非政府组织、公众、学术界等多方社会主体的高度关注。
 

  一般来说,事情受到“高度关注”无外乎两种情形:要么此事令人欢欣鼓舞,全民皆喜;要么此事干得太差,引起众愤,大家群起而攻之。世纪之初的中国CSR的状况大抵可归于后者。
 

  在这段时间里,国内学术界开始将西方学者关于CSR研究的主流框架引入中国,特别是以利益相关者理论为基础,从本质上来探讨企业何以承担社会责任(why)、对谁承担社会责任(who)和如何承担社会责任的问题(how)。
 

  与理论研究互为呼应的是,中国企业开始逐渐破除对CSR认识的五大迷思:①CSR并不等于传统意义上的“企业办社会”。②CSR并不简单等同于SA8000。③CSR并不只是慈善捐赠,原来它还包含着丰富的内容。④CSR并非意味着企业单向地增加成本投入,也许还会有可观的收益回报。⑤CSR也并非舶来品,许多企业家在参加各种各样的总裁班、聆听各种各样的国学讲座时赫然发现,中国传统文化中居然有大量关于企业社会责任、伦理经营的警世之语。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接二连三发生的煤矿事故、雀巢奶粉事件、苏丹红事件、光明牛奶事件、冠生园霉月饼事件、金华火腿事件让人目不暇接,更令人触目惊心。当许多中国企业的经营者把心思都用在琢磨怎样制造毒大米、毒面粉、假药、假疫苗、人造鸡蛋时,当许多企业的技术人员都在钻研如何用二氧化硫熏腐竹、用敌敌畏泡火腿时,任何人再来高谈阔论中国CSR问题都会气短三分。
 

  许多企业寻找各种理由来逃避社会责任。张海入狱,顾雏军被拘,黄宏生犯事,湘酒鬼高管刘虹神秘人间蒸发,牟其中、周正毅、杨斌等富豪前赴后继地落马……我们不禁要问,中国企业家们,你们究竟怎么了?
 

  据2004年4月22日《参考消息》报道,截至该年4月中旬,我国大约有4万工人的手臂、手或者手指被机器压碎或切断。仅浙江省某县每年就有1000多工人被机器切断手指或手。据不完全统计,我国每年死于工伤的有2万~3万人,每年有600万~700万人在工作中受到不同程度的伤害。如果企业所创造的财富是以工人的肉体甚至生命为代价的,那么企业又与刽子手有什么区别呢?那些忽视员工、合作伙伴、社区的正当利益要求,肆意破坏自然环境的企业,与一个欺行霸市、品质恶劣的街头流氓又有什么区别呢?
 

  世纪之初的头四年,中国企业社会责任的发展崭露头角,但令人心虚气短。

 

  徘徊阶段:2005年~2007年

  这一时期的中国企业,在承担社会责任问题上徘徊犹豫,并不是纠缠于“该不该承担社会责任”的问题,而是担心“承担社会责任会影响企业的经济绩效”。或者说我国诸多企业在现实经营中总是担心承担了社会责任会使其有限的资源处于更加分散利用的状态,从而削弱了企业的经济绩效。
 

  西方企业在20世纪60~80年代初期时也曾有过类似的惶惑,但是西方学术界经过大量的研究表明经济绩效只是社会绩效的一个组成部分,恰当的社会责任行动不仅不会削弱、反而会强化企业的经济绩效,从而为西方企业打消这一顾虑、全面看待企业的社会绩效提供了坚实的理论支持,并指导着不同类型的企业如何循序渐进地承担社会责任。由于我国学术界在这一领域的研究刚刚起步,鲜有完整的理论能够指导中国企业的实践,企业顾虑重重也就在所难免。
 

  在此背景之下,中国企业一方面在发展速度上狂飙突进,另一方面在承担社会责任上呈现出明显的两极分化的态势。这三年时间里,涌现出了一大批富有责任感的企业。名列各种各样的“企业公民排行榜”、“最受尊敬的企业排行榜”、“中国最佳雇主排行榜”之中的企业当属翘楚中的翘楚,比如海尔、华为、百度、美的等。
 

  然而,仍然有大量的中国企业不愿意在承担企业社会责任上有所投入,它们将企业的赢利目的与承担社会责任的要求隔绝开来,抱定“经商就是拼命赚钱、CSR就是无偿奉献”的思维模式。按照迈克尔·波特的话来说,“在一个充满了开放的、以知识为基础的竞争的世界里,这代表着一种越来越落伍的观点,这种观点只会把自己逼入两难选择的绝境”。
 

  2005年11月发生的“吉林石化”爆炸事件、2006年5月发生的“齐二亮菌甲素注射液”事件,以及不断发生的垮桥、烂路、塌楼等豆腐渣建筑工程事件,频频撞击我们的眼球,震撼我们的心灵,同时也在一遍又一遍地拷问中国企业家的良心。正当我们还在企业如何承担社会责任问题上踯躅不前的时候,2007年5月29日,太湖蓝藻以突然暴发的方式向人类发动了突然袭击,造成无锡市民饮用水危机。它们是“进攻”还是“反攻”?是“正义”还是“侵略”?人类也许该警醒了,我们对这个星球的利用存在太多的误区。
 

  许多企业逐步陷入了一个“高调做秀”的误区。许多企业家,尤其是民营企业家,认识到了承担社会责任的重要性,也愿意掏钱来承担社会责任,但是他们往往认为履行社会责任就是捐款和搞慈善事业,甚至有人将其异化为“花钱买清静”。
 

  事实上,并非一定要公开捐款才能给民营企业贴上“社会公民”和“慈善”的标签,也不能以捐款额的多少来衡量其履行社会责任的程度。美国著名管理学家卡罗尔(Carroll)以一个金字塔来描述企业应该承担的社会责任,塔基是企业的经济责任,即企业通过正常经营来创造财富。其次是法律责任,再次是伦理责任,塔尖才是慈善责任,即企业可以将一部分财富自由地投入到社会某一领域之中。这样来看,处于成长阶段的中小企业最重要的社会责任还是经营管理好自己的企业,在遵守法律、伦理经营的前提下尽可能多地为社会创造财富。
 

  从现阶段来看,这也许是我国诸多企业最大的企业社会责任。现实之中的一些中小企业,特别是一些规模较小的民营企业,普遍存在着劳动合同不规范、工作环境恶劣、超负荷工作、生产假冒伪劣产品、污染环境和资源浪费等问题。这些位于塔基的事情都还没有解决好,何以奢谈高层次的社会责任问题?
 

  企业承担社会责任应该从点滴做起,应当量力而行。忘记了这一点而奢谈企业社会责任,难免会陷入画饼充饥、自欺欺人的境地。我们最不希望看到的现象是:企业老板开着奔驰宝马到处参加慈善捐款活动,员工们却在简陋甚至危险的环境中加班加点地干活,甚至还拿不到工资。
 

  徘徊踯躅的三年中,中国企业在承担社会责任方面潜行摸索,也积累了宝贵的经验。
 

 (责任编辑:企业公民)

------分隔线----------------------------
------分隔线----------------------------
  委员会新闻
  • ·企业公民委员会参加“日产筑梦课堂”
  • ·企业公民委员会参加CBCSD第十四届可
  • ·企业公民委员会组织精准扶贫调研
  • ·CSR助力精准扶贫,新模式支持产品营
  • ·2018第三届中国企业责任品牌峰会启动
  • ·企业公民委员会出席“迈向高质量发展
  • ·关于开展企业公民工作委员会老年社会
  • ·企业公民委员会参加“2018国家机器人
  • ·企业公民委员会出席第九届中国社工年
  • ·追思悼念|中国企业社会责任引领者张
  •   公告
  • ·关于开展企业公民工作委员会老年社会
  • ·第七届国际工商人类学大会通知
  • ·CCTV中国优秀企业公民展播通知
  • ·关于提供“中国企业公民社会责任综合
  • ·关于秘书处各中心年终总结和业务指标
  • ·《2014中国企业公民排行标准》发布会
  • ·中国企业公民大讲堂—第四期开课通知
  • ·会员单位招聘:九阳股份有限公司CSR
  •   推荐阅读
  • ·接上“地气”的文化才能发挥实效
  • ·中国CSR现状:旁观的大多数
  • ·十年企业社会责任之四大批判
  • ·中国企业社会责任这十年
  • ·“低碳公路”理应言行一致
  • ·公益营销“谋略”不可或缺
  • ·知行合一:企业公民之道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Copyright © 2010-2013 Chinacccc.org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企业公民网 版权所有
    主办单位:企业公民委员会 蜀ICP备100137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