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企业公民服务网 - 最权威的企业社会责任建设平台,企业公民logo

中国社会工作联合会企业公民委员会|企业公民发展基金

中文版   |   English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聚焦 > 企业公民领袖 >

企业公民领袖

如何对接文化企业与金融资本?

时间:2011-03-28 11:14来源:新金融观察报 作者: 点击:
------分隔线----------------------------

       晨曦微启,借着京津城际的速度,新金融记者赶在会议之前见到文化部文化产业司司长刘玉珠。他目前正忙于开展一系列课题调研,探索金融资本支持文化企业发展的可行路径。
 

       从“十五”规划首次提出文化产业概念到“十一五”期间发布《文化产业振兴规划》及十七届五中全会首次提出“推动文化产业成为国民经济支柱性产业”,文化产业地位得到前所未有的提升。
 

       “中央提出‘十二五’时期要推动文化产业成为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作为文化部文化产业司司长,我确实是深受鼓舞和倍感压力。”刘玉珠说,随着国家经济社会的全面发展,人们对文化产品和文化服务有较高需求,这是文化产业发展的原动力。
 

       在这种情况下,不管是消费者、投资者、还是管理者都对政府提出了更多、更高的要求。“社会希望文化市场能繁荣,能提供优质的服务和高质量的文化产品,这是社会群体合理的市场需求。”刘玉珠如是坦言。一般来说,支柱性产业有五个方面的内容,现在除了生产总值还达不到占同期GDP的5%,其余都是符合的。目前文化产业约只占2.5%;在全国31个省市区中,只有北京、上海、广东、湖南、云南5个省份实现文化产业占GDP比重超过5%。
 

       而今,文化产业发展的难点在哪?怎样帮助将文化的特殊性与其他部门融合?如何对接文化企业与金融资本?如何缩短经济发展水平与文化消费水平的差距等成为需要解决的焦点问题。近日,刘玉珠接受了新金融记者的专访,对此予以解答。
 

       新金融: 在发展文化产业方面,有专家认为政府起决定性作用,您如何看待?
 

       刘玉珠:政府做政府的事情,企业做企业的事情,我认为政府的主要作用是完善产业政策体系和营造良好的市场环境。企业对政府的需求主要体现在一系列的政策上,包括市场准入的政策、投融资政策、税收政策、土地政策等一系列鼓励企业健康发展的政策。还有文化市场的规范和繁荣。
 

       新金融: 在《文化部关于加快文化产业发展的指导意见》里,动漫行业、文化娱乐业、游戏业等行业被列为重点文化产业。在东、中、西区域发展不平衡的情况下,这些行业当中是否有所侧重?在财政、税收政策方面有何不同支持措施?
 

       刘玉珠:文化产业的发展首先和经济发展是密切相关的,需求也是有差异的。东部地区经济发展较好,整个消费能力很强,需求也比较旺盛。特别是它从市场到资本都很雄厚,像文化和科技结合的项目发展就比较快,包括动漫、娱乐、游戏等。中国是一个大国,文化发展不平衡是客观存在的,政策要充分考虑到这一点,你想整齐划一地来对待,拿对东部的要求放在中部、西部同样执行,这也是很困难的;因为文化发展本身有差异性,文化的欣赏习惯和文化的消费需求也不一样。
 

       文化产业发展既要考虑到经济基础和消费能力,也要考虑特色和优势。比如说西部地区,它文化资源比较丰厚,特别是在生态环境、文化旅游等文化资源保护方面的发展潜力很大。关键各地要知道自己的长处和特色是什么,扬长避短,它也可以跨越式发展。像文化旅游、特色文化产业群建设方面,中西部地区有的地方就做得很好,有些地方文化发展速度超过发达地区省市。
 

       科学合理的财税政策,特别是税收政策,它主要解决一个社会公平的问题。而扶优扶强是属于财政政策所需要解决的问题。设立文化产业发展专项资金,不论东部还是中西部地区,只要做得好就鼓励你,给予相应的支持。
 

       新金融: 文化产业的复杂性和特殊性主要体现在哪些方面?合作当中,怎样拿文化的特殊性与其他部门融合?
 

       刘玉珠:首先文化产业改革开放以后新中国成立60年来,前50年对文化的建设主要由国家投入为主,没有针对文化产业发展的金融政策。事业单位的发展资金来源主要靠政府,它不需要银行给你贷款,现在发展产业了,投融资问题必须解决。
 

       针对文化的特点,证监会也表示理解,我们在积极调研,想从中找出支持文化企业上市的方式,不久可出台推进的政策。但即使这样,它也不会降低标准。
 

       才形成,不管是认识还是政策跟进、人才、运营管理能力与其他经济部门是有差距的;其二,因为文化产业是一个内容产业,它应该承担比其他行业更高的社会责任。文化产品对人们的精神生活应是健康有益的,至少必须是无害的,像这样的社会责任比其他企业要求高。同时中国是一个多民族的又是社会经济发展不平衡的国家,有更多的复杂因素。其次文化产品和文化服务具有高风险高回报、轻资产的特点,再加上发展时间短,中小企业多,大企业和品牌企业少,而且人才又不能适应快速发展的需要,这都是文化产业比其他产业面临的比较大的问题。
 

       新金融:像银行、保险等机构也要经济回报的,这方面文化企业如何协调?
 

       刘玉珠:银行保险等金融机构也是企业,但其已经看到了文化产业的发展前景,这点金融保险等部门敏锐的战略眼光和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值得称道,也愿意进行积极尝试,作为企业,看准了才能够合作。比如保险试点工作,第一批是3个试点公司和11个险种,在这个试点取得经验的基础上才能推开。作为政府也一样,也不希望政策出来以后对社会造成很大波动,给我们合作方造成什么困境,这种合作的成果是各个方面能够获利的,政府、金融机构、社会能实现一个双赢和多赢的结果。
 

       新金融: 文化产业融资难是一个老问题,文化部在健全文化产业投融资体系,破除资金瓶颈方面,具体有怎样的思考与规划?尤其是文化产业本身存在估值不明确,没有抵押品等问题,如何打通金融资本与文化产业之间的障碍?
 

       刘玉珠:投融资难是一个现实问题。国家长期把文化当做事业来支持,新中国成立60年来,前50年对文化的建设主要由国家投入为主,没有针对文化产业发展的金融政策。事业单位的发展资金来源主要靠政府,它不需要银行给你贷款,银行也只给有盈利能力的企业贷款,现在发展产业了,投融资问题必须解决。
 

       近10年以来,中央和社会各界都很重视这个问题。2010年3月,中宣部、中国人民银行、财政部、文化部等9部门联合出台了《关于金融支持文化产业振兴和发展繁荣的指导意见》,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个文化与金融结合的文件,去年《人民日报》年终盘点时被评为2010年最给力的文化政策。这实际上是一个带有框架性的文件,把金融和文化产业的关系提出来了,把金融怎样支持文化产业的方向明确了。但需要一系列的配套文件才能落到实处。文化部和有关部门也在积极地为完善体系而努力,帮助在解决文化产业融资难问题上寻找突破口。
 

       去年,文化部已经与中国进出口银行、国家开发银行、中国银行、中国工商银行、中国农业银行和北京银行6家银行建立起“部行合作”机制。自签订合作协议以后,有30多个文化产业项目获得合作银行130多亿的信贷支持。同时开发了一个文化产业投融资公共服务平台,向所有文化企业提供一个和金融部门对接沟通的平台和渠道,我们在升级,使其更加便捷准确地服务。今年年初,我们和保监会发了一个解决文化产业单位发展当中的保险问题,用保险来支持文化产业发展。
 

       文化一般是轻资产,文化产业怎么评估,它的价值怎样体现等问题对文化部和金融部门都是一个全新的课题。这些不仅是在我们国家,西方关于文化产业的认定也是一个比较困难的事情,我们在组织课题调研,研究提出解决的办法,当然这个不是一年半年能够完成的。因为都是全新的政策需求,政策制定出来要具可操作性且针对性强,而且对产业发展能够助推,所以需要前期的准备。
 

       新金融: 文化部在与银行、保险等各大机构进行探讨与合作,在这个探讨当中,您认为最大的阻力和困难是什么?
 

       刘玉珠:主要是认识,因为各个部门的工作重点和长期形成的工作思路不同,虽然大家都从宏观上认识到文化产业是一个前景十分广阔的产业,它需要一系列的政策配套和支持,但是具体到某一个方面来做的时候就有一个认知上的问题。要解决认知上的问题不是几次会议、看看材料和下去调研几次就能够解决的问题。它需要有很大的精力投入,既要有宏观的思考,又要有现实问题的归纳和提升。这个政策需要几个部门一起研究,如果大家认识上都不一致,这个政策就很难出台,这实际上加大了政策出台的成本,特别是时间成本,有些是不可预知的结果。
 

       新金融:《文化产业振兴规划》提出“推动跨地区、跨行业联合或重组,培育骨干文化企业。”现在文化企业的重组、并购、整合大幕已经拉开,未来规划形成多少家骨干文化企业?
 

       刘玉珠:这个还是看市场,对企业发展来讲,骨干企业、品牌企业社会认知度很高,发展的成本相对低一点;但不可否认的现实,我们是文化产业发展的初级阶段,中小企业仍然占了很大基数和比例,企业在残酷的市场竞争中可不断地重组、并购,不断地壮大。
 

       最近中央对文化体制改革的力度很大,效果很明显,比如一些转体改制的企业,广播影视出版系统都是原有的事业单位转成企业,有一定基础,这些企业很有实力。文化体制改革对一些大的文化企业的快速发展是有推动作用的,但是真正的骨干企业,品牌企业是在市场竞争当中形成的,而不是靠政府,政府出台一些相应的政策,鼓励企业收购兼并、重组发展的市场环境。
 

       新金融: 在上市过程当中,鉴于文化产业的特殊性,国家对于文化企业会不会有一定的政策倾向?
 

       刘玉珠:针对文化的特点,证监会也表示理解,我们在积极调研,想从中找出支持文化企业上市的方式,不久可出台推进的政策。但即使这样,它也不会降低标准。
 

       新金融: 文化企业上市的最大困难在哪?预计今后几年文化企业上市的规模有多大?
 

       刘玉珠:总体上文化企业上市的规模较小,数量也比较少,甚至比其他产业还要困难一点。上市要求严格的现代企业管理制度,现在文化产业发展时间比较短,这个方面不具有优势:一方面是文化企业发展的规模和影响;第二是现代企业管理制度上。
 

       对于今后的上市规模,去年就有16家,我预期肯定会越来越多。我们希望越来越多的文化企业通过上市融资来取得发展。
 

       新金融:“要降低准入门槛,积极吸收社会资本和外资进入政策允许的文化产业领域,参与国有文化企业股份制改造。”对允许进入的社会资本在资金属性和持股比例方面有哪些要求?
 

       刘玉珠:降低准入门槛对文化来讲不存在问题,除了极个别的对外资有所限制外,对民营资本完全放开,没有门槛限制。
 

       新金融: 您曾说,“在十二五时期,我们准备建成10家具有重大影响的国家级文化产业示范园区。”这10家文化产业示范园区主要分布在哪些地区?进展如何?在建设过程当中,需要注意哪些问题?
 

       刘玉珠:文化产业示范基地、示范园区各地都建了一些,鼓励各地发挥示范引导作用。重点从内容示范和引导上评选出10大产业园区示范基地,区域的分布会是考虑因素,但不是主要因素,主要看内容示范和引导,包括探索新的运营模式。
 

       新金融: 作为一个经济大国,我国文化消费水平相对落后于经济发展水平,如何缩短二者差距?
 

       刘玉珠:文化产品的消费是和经济基础相辅相成的,人们首先解决衣食住行问题,其后才考虑文化消费。现在我们已经到了考虑文化消费的时候,但我们和西方经济发达国家相比有很大差距,比如说人均GDP到4千美元时,西方国家的文化消费一般占15%~18%,但我们国家还远远不到。这里面既有文化消费水平的问题,也关乎文化消费习惯,这个市场的繁荣也需要一个过程,正是因为起点低,我们面临的机会越来越多,政府的责任也越来越大。

 

(责任编辑:企业公民)
------分隔线----------------------------
------分隔线----------------------------
  委员会新闻
  • ·关于开展企业公民工作委员会老年社会
  • ·企业公民委员会参加“2018国家机器人
  • ·企业公民委员会出席第九届中国社工年
  • ·追思悼念|中国企业社会责任引领者张
  • ·欢迎阅读中国企业公民简报2018第二期
  • ·企业公民委员会参加中国社会工作联合
  • ·企业公民委员会会员企业慰问孤寡残疾
  • ·企业公民委员会参加中国社会工作联合
  • ·欢迎阅读中国企业公民简报2018第一期
  • ·企业公民委员会出席“中民智慧社区20
  •   公告
  • ·关于开展企业公民工作委员会老年社会
  • ·第七届国际工商人类学大会通知
  • ·CCTV中国优秀企业公民展播通知
  • ·关于提供“中国企业公民社会责任综合
  • ·关于秘书处各中心年终总结和业务指标
  • ·《2014中国企业公民排行标准》发布会
  • ·中国企业公民大讲堂—第四期开课通知
  • ·会员单位招聘:九阳股份有限公司CSR
  •   推荐阅读
  • ·陈一丹副会长荣获“最具爱心慈善楷模
  • ·波音全球企业公民副总裁:在中国放飞
  • ·王建宙:我注重的是一种平衡
  • ·钟宏武:社会责任是企业行为的价值坐
  • ·将社会责任与包容性增长纳入企业战略
  • ·如何对接文化企业与金融资本?
  • ·“首善”与“首富”的慈善姿态
  • ·微软曾良:创新是微软巨大的无形资产
  • ·俞敏洪:再创品牌做管理
  • ·2011:陈光标慈善模式酝酿“转变”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Copyright © 2010-2013 Chinacccc.org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企业公民网 版权所有
    主办单位:企业公民委员会 蜀ICP备10013706号